logo语言ZARA、美团、大众和宜家都在换Logo但为啥却从不见他们改

台湾新闻 2020-01-1962未知admin

  特别是在今年,很多大像约好了一样,扎堆儿改Logo,前有ZARA将字母来了一番大缩进,后有大众来了一波扁平化,话说改Logo这件事也算是一种潮流吗?

  品牌的Logo,特别是知名品牌的Logo,它们已经在人们的当中占据了一席之地,当人们看到它的时候,就已经能够产生品牌联想,为什么这些商家却还是要更改Logo呢?

  要知道,改完Logo后导致销量下降、用户流失的例子可不占少数啊,比如著名的服装连锁品牌盖普(GAP),他的Logo就是一个蓝色的方块中间,有白色的品牌名”GAP“。

  但是修改后的Logo却十分糟糕,设计师做了一个不对称处理,把蓝色的小方块改成了渐变,并放在了左上角,乍一看还以为是物流服务。

  因为我最近在看《视觉锤》这本书,虽说这是一本讲方的书,但是整本看下来之后,却给我带来了很多思考,而这个问题,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单从视觉信息的角度来说,企业更换或是修改Logo,绝不仅仅是潮流、更换新形象、亦或是带着一点”玩票“性质这么简单。

  我们的大脑在处理信息时,左脑负责处理文字信息,右脑负责处理视觉信息,正是二者的结合,所以企业才能把抽象复杂的文字内容,用一种可视化的方式呈现在消费者面前,降低理解的成本。

  但是我们的右脑有这样一个毛病,那就是接受的快,忘记的也快,当我们接受完一个之后,可能当时会感觉印象深刻,然而不久之后记忆就会模糊。

  更有意思的是,当我们反复的接受某种视觉之后,新鲜感会消失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心理,也就是对此完全不再感冒。

  但是左脑则不同,文字信息虽然很难处理,可是一旦成功处理过后,印象就会比较深刻,先前我说过,视觉锤是一把锤子,它要做的,是把语言的钉子,钉进消费者的里。

  所以你看,尽管这些商家总是拿Logo做文章,然而它们的Slogan(、口),却几年甚至几十年如一日不变。

  正是因为视觉锤有着天然的“功能衰减”属性,商家们才会经常拿自家的Logo、形象、产品包装等进行不同程度的“”,这样,能够继续强化自己的同时,又能给消费者在视觉上,logo语言带来一些有新鲜感的冲击。

  为什么这么说?我在之前的文章中,讲过一个百事可乐是如何战胜可口可乐的故事。

  当时可口可乐最引以为傲的视觉锤,就是它曼妙的瓶身设计,然而不妙的是,恰恰因为这个瓶身,百事可乐迎来发展史上最强势的一波翻身。

  百事可乐凭借对瓶身的改良,成功狙击了可口可乐,当年更是硬生生的从可口可乐手中,豪夺20%的市场份额。

 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,伏特加品牌Absolut战胜同品类的牛草,依靠的是自己对于瓶身以及包装的独特设计;

  功能饮料(Monster)抢占同品类佳得乐近乎一半的市场份额,靠的同样是文字信息与视觉传达的高度结合。

  当然我也不想刻意的去放大视觉锤的重要性,一个企业的成功,其因素必定是多方面的。

  当成功的视觉锤一旦形成之时,往往很容易变成商家不愿意的优势,对于这种优势产生过度的依赖,就会演变成“迁移成本”。

  什么是迁移成本,就是企业在发展过程中,会积累一些不变的优势,就像是可口可乐的瓶身那样,一旦想要做出改变,原来建立的优势就会失去,损失可能会很大。

  而正是因为这一点的存在,使得巨头们也有了软肋,那些不存在迁移成本的小,它们就可以针对这个软肋,打造更加强大有力的视觉锤。

  这就是典型的“大有大的难处,小有小的玩法”,我在《视觉锤》这本书中看到的精彩案例,多数都是一些异军突起的小,它们的创造力、洞察力都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

  所以说,能打造出视觉锤,这的确是一个优势,但是一旦这个视觉锤变成了迁移成本,那么就很有可能因此落入劣势,被后来者赶超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,logo语言我说视觉锤是一把双刃剑,它能从不同的角度劈向对手,然而稍有不慎,却容易落得反伤自己的。

  我对于视觉锤的最后一个思考,和营销无关,和思维的发散、以及跨界这件事有关。

  有一次,罗辑思维的办公室里来了一位新同事,罗胖看到简历上写着他是学历史的,而且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还是在投资银行工作,不禁问道:

  对方说:“能啊,我比同事们做的都好,因为我们学历史的人有两个本能,一个是求证,当我听到任何数字时,都会追问这个数字有没有依据;

  第二个则是我看到任何一个事实的时候,都会把他看成是一组在时间中累积的结果,而我身边的同事,却没有这个思维,他们都是学金融的,满脑子都是公式,没有我这种思维,所以我就优势。”

  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?它并不是要表达学历史的优势,实际上我们能从中发现一点:

  学习任何一门学科、从事任何一种职业,其实本职上我们都是在学习一种思维方式,而我们也会这种思维方式来解决问题、看待行业、看待、甚至是看待整个世界。

  要知道,我们这个世界是一层一层建立起来的,它只会向上发展,而不是横向发展,所以,它的底层逻辑永远是不会改变的。

  这时候我们回头再来看视觉锤,其实它就是用营销的思维,来重新定义包装、定义商标、定义所有品牌和市场的可视化操作,这和那个学历史却从事金融投资的男孩,是一个道理。

  过去我们总是讲跨界、要将不同的事物联系在一起,结果一时间,市场上出现了很多“像”的东西,就像最近这段时间,各大品牌都在跨界出口红,什么故宫、什么王者荣耀,就连999皮炎平和马应龙也来凑这个热闹。

  说实话,在我看来,这些做法除了卖弄噱头赚人眼球之外,谈不上有任何程度的文化关联,以及品牌价值观的重叠。

  什么是跨界啊,一定是有思维的碰撞、文化的交流以及价值观的重叠,三者缺一不可,logo语言这才是绝佳的跨界组合。

  就像是视觉锤,我觉得它就是一次成功的跨界,把营销中的“定位理论”带入到视觉冲击当中,这显然是对视觉营销带来的巨大升级,这个跨界,再成功不过了。

  其实我这个人看书有一个毛病,当然也可以很厚脸皮的说成是一个有点吧,我在看方书籍的时候,往往喜欢看到它背后所存在的思维逻辑,而在看思维层面的书籍时,又会想着它能与什么事情结合,有哪些使用场景。

  阅读之所以能让人成长,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能够学会举一反三,反向的进行思考,这才是一种能让人成长的阅读学习方式。

原文标题:logo语言ZARA、美团、大众和宜家都在换Logo但为啥却从不见他们改 网址:http://www.plmm.name/taiwanxinwen/2020/0119/51778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诗情画意新闻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